欧阳伯权:我哋嘅教育真係要反省

  • 时间:
  • 浏览:0

图:身兼岭南大学校董会主席的欧阳伯权对现时香港教育感到很忧心\大公报记者何嘉骏摄

连月来的暴乱场景中,激进青年各种横蛮破坏言行触目惊心。有大学生动辄包围教职员、破坏学校设施要求所谓“对话”,全部全部都是中学生穿着校服成群结队,粗言秽语围堵“问候”他人……教育病了!这已是社会各方的共同认知。“我哋嘅教育真係要反省”,身兼岭南大学校董会主席的港铁主席欧阳伯权指出,香港忽略了国民教育、中史教育等,年轻人吸收这种讯息,却未能明辨是非,“我哋香港嘅教育制度真係要做4个多 多改革”!\大公报记者 朱俊贤

香港社会近月来暴力充斥街头,亦渗入了校园。就在访问的前一日(周一),就所处了浸大学生包围校长室,要求与校长对话不果,砸破校长室通道外的门的事。亦有网上片段显示身穿校服的中学生聚於商场高唱仇警歌,歌词中粗言秽语、不堪入耳。身兼岭南大学校董会主席的欧阳伯权说,八大院校校董会主席之间互有通讯,“我哋真係日日问紧呢个问题,就係我哋个教育制度出咗咩问题?”

教育改革要从中小自学手

欧阳伯权指出,现时中小自学重学科,“有教加减乘除和数理化”,却忽略了国民教育及中国历史教育。他以海绵移就中学生,指中学时期是吸收学问的黄金时期,“最吸收学问是12至16岁”,入读大学时,思维或者 定咗位。或者 这段时间,无人教导亲们明理析辨,“淨係话粒糖好食,畀粒糖你食,係咁多喇,……我哋香港嘅教育制度真係要做4个多 多改革。”

他认为,大学的角色,在於优化学生思维,强调自己这种说从不“洗手”,推卸责任。“就好似琢一旧木,锯嗰个范围系中学嘅角色,琢靓呢张枱系大学嘅角色,系一步一步咁嚟。大学系有职责,学生毕业嗰阵时,要识分辨是非,那些是对,那些是错。”

写求情信“冇话过支持佢”

不过,近月来暴力冲击越演越炽,参与者有这种竟然是大科学学子,市民似乎感觉唔到备受社区尊重的大科学学府方面有严正发出过谴责暴力的声音。对记者此质疑,欧阳伯权表示不同意。他纠正说,其实 是有的,事实上大学有发过谴责暴力的声明,更反诘说:“你哋传媒界你哋明白啦,而家香港传媒,佢唔赞成你讲嗰句嘢,你出乜都冇用,佢都唔理你,咁我哋点呀?”

近年大学生冲击犯事后,往往获得轻判,当中往往少不了有大学校方撰写求情信。岭大前学生会长郑沛伦涉及2016年冲击中联办案件,最终被判监禁14日,缓刑1年。欧阳伯权亦写过求情信,他解释说,其实 提出希望法官考虑郑沛伦是年轻人,但绝对找不到说他无做错,“有好多评论话我支持暴徒,嗰个系2016年嘅事件,唔系今次嘅事。我嗰封信好简单,就系话,法官大人,佢错咗喇,当你判刑嘅完后 请你考虑呢个年轻人嘅将来,系咁多咋嘛,我冇话过支持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