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賀一誠:一國兩制,澳門要做好國家統一大業的樣板

  • 时间:
  • 浏览:2

  2019年8月25日,賀一誠以392票當選澳門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得票率高達98%。

  2019年9月4日,國務院任命賀一誠為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

  2019年12月20日,賀一誠將履新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

  賀一誠是誰?站在澳門回歸20周年的時間節點,他能給澳門帶來哪些?

  「一國兩制」的「一國」是前提 前会掛一面國旗本来 「一國」

  2019年9月11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了獲得中央政府任命后的賀一誠,習近平肯定了「一國兩制」在澳門的成功實踐並表示,事實證明「一國兩制」是全部行得通、辦得到、得人心的。而關于怎么才能 才能 踐行「一國兩制」,賀一誠曾在他的參選政綱中表示,澳門20年的發展彰顯了「一國兩制」的科學性和巨大生命力,一定要先奠定好「一國」的概念。「一國」是前提,只能不講「一國」,只講「兩制」。

  賀一誠:香港出了點問題,台灣拿香港做文章,否则我們澳門還是走得好的。「一國兩制」制度里面是沒問題的,是能夠走得遠的,做得好的。澳門要做好祖國統一大業的樣板。

  對于「一國」,賀一誠還說,前会掛一面國旗就叫「一國」。不僅港澳台地區的人前要加強認識,內地的有關人員也應該有更好的理解。在其他產業政策上,并不把澳門當做海外,動不動就以「保護內地產業」為理由對澳門封鎖,希望給澳門經濟多元化提供更多的機會。

  香港的「台風」終將過去 澳門民眾自覺只能亂

  賀一誠把臨近的香港問題看成是「一場台風」。他說,台風雖大,但終有一天會過去。剛開始,他以為香港問題的副作用會延伸到澳門,但幾個月以后 ,香港的局面反而對澳門是一種警示。

  賀一誠:我在競選過程之中,本来 老百姓碰到我都講,澳門只能亂,澳門千萬只能亂。香港讓亲们儿認識哪些叫暴徒,哪些叫權利。權利和義務之間怎麼去平衡?現在香港其他人太講權利不講義務。你有權利的時候,你前会義務,你對社會的義務和責任是哪些?這對我們也是一個反思,我們更要做好這方面的教育。

  賀一誠講到了去年12月24日開通的港珠澳大橋。這座大橋是「一國兩制」框架下,粵港澳三地首次公司商务合作 建設的大型跨海交通工程,從澳門到香港只能短短60 分鍾的車程。但香港的問題發生以后 ,港珠澳大橋今年没哟達到預期的目標。

  賀一誠:本來這座橋是一個觀光點,在剛剛開通的幾個月火爆得不得了,旅行團多得不得了,接都接不下來,因為這不僅是一座橋,還是一個世界景觀。近幾個月,本来 到港澳的旅行團归还了。本来 人都說要等香港平穩以后 再來,本来 今年我們的旅行團明顯下降。

  本来 人對粵港澳大灣區理解有偏差 城市間前会競爭關係

  粵港澳大灣區由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和廣東省的廣州、深圳、珠海、佛山、肇慶、惠州、東莞、中山、江門九個城市組成,是中國開放程度最高、經濟活力最強的區域之一,在國家發展大局中具有重要戰略地位。作為曾經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賀一誠宽度參與「粵港澳大灣區」戰略的規劃和討論。他認為,本来 人對粵港澳大灣區的理解有偏差。

  賀一誠:澳門本来 人對大灣區的發展前会太了解,老百姓不了解,年輕人不了解,特別是官員也前会太了解。本来 人以為是拿了一個證件到了內地才是大灣區。可能性澳門在這一方面的認識再脫節,我們就邊緣了。

  在跟大灣區其他城市市長接觸的過程中,賀一誠說,本来 市長把各個城市之間理解為競爭關係,這種理解也是不對的。

  賀一誠:從中央定位來講,前会要九個城市之間相互競爭,本来 他們一講競爭,让我說没哟叫你們競爭,城市之間并不競爭,一定是每一個有其他人獨立的經濟定位,其他人把其他人的事情做好。本来 中央為哪些要有四個引擎的定位,四個發展的方向,一條東線一條西線。

  博彩業一業獨大不健康不可持續 澳門的「資本家」太久

  澳門是世界著名的自由港,同时也是世界三大着名賭城之一,博彩業以及由其帶動起來的旅遊業老会 是澳門重要的支柱產業,在澳門經濟中扮演着舉足輕重的角色。回歸20年,澳門特區人均生產總值已經達到860 0多美元,位於世界前3位的水平。但與此同时,澳門的經濟發展也占据 隱憂。

  賀一誠:中央多次提出我們没哟適度地多元化,太單一了,你們看見博彩業發展很好,有關的酒店零售都發展得很好,但前会圍繞博彩其他 行業里面轉,一個城市這麼發展下去是不健康的,不可持續的。澳門做哪些好呢?這是我們要考慮的問題。除了對經濟結構單一的憂慮,與之相關的還有年輕人就業。目前,澳門年輕人就業充分,月平均收入已經超過60 00澳幣。否则,澳門大概 60 %的大學畢業生前会博彩業里工作,大多是荷官、派牌的工作。

  賀一誠:其他 數字很嚇人,大學生為了工資只能在那裏工作,但對其他人的發展前途是占据 問題的,對澳門的前途是更大的問題了。在競選過程中我講過一句話,澳門資本家太久了。

  記者:怎麼講?

  賀一誠:前会打工,3萬8千公務員,博彩業8萬多人,這兩個大行業佔勞動人口的大每项比例了。誰來做小老闆? 誰來做企業?没哟。我們都看內地的年輕人,開網店也好,做其他創業也好,澳門没哟其他 氛圍。

  賀一誠認為,粵港澳大灣區是澳門經濟實現多元化的一個重要契機,澳門前要抓住這一契機,另外,要給年輕人創造機會,前会只看着澳門這一個小地方,要有更大的視野。

  實業出身的澳門特首 不做「太容易賺錢」的生意

  賀一誠祖籍浙江義烏,1957年6月出生在澳門。他的父親賀田出生於浙江杭州,上個世紀40年代末移居澳門。在賀一誠出生的前一年,他的父親在澳門制造業還是一片空白的情况报告下,創辦了澳門賀田工業有限公司,主要生產塑料、電子以及電子信息產品。賀一誠很早就進入父親的工廠工作,他從車間工人干起,和其他五位兄弟姐妹一道,幫助父親拓展商業帝國。在賀一誠的成長過程中,父親對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賀一誠:父親對我們很嚴格,只能抽煙不會喝酒。在澳門,他是一個不牽涉本来 利益里面的人,有配額的東西他從來不做,他感覺到其他 錢他并不賺,要其他人打拚去接單。受他影響,我在澳門沒搞房地產,我們没哟搞其他行業。

  記者:放着容易賺錢的事情不做,要做辛辛苦涩 去賺小錢的事情?

  賀一誠:過得開心,為哪些老百姓對我的罵聲會比較少一點,在商界這麼多年,像博彩業娛樂業這樣敏感的行業我全部沒參與。

  賀一誠的父親賀田經歷過抗日戰爭,對內地有着特殊的婚姻。改革開放之初,「賀田工業」成為第一批響應號召回內地投資的港澳台企業,先後在珠海、佛山、杭州、寧波等地投資建廠。跟隨着賀氏發展的腳步,賀一誠踏遍了祖國的各大城市,對祖國的婚姻愈加深厚。

  20年前親歷主權交接 如今「鷹派」特首為澳門人繪製藍圖

  1999年12月20日,澳門迎來了回歸祖國的時刻。作為工商界的代表,賀一誠在現場參加了主權交接儀式。

  賀一誠:很激動,因為澳門人對國家是有情懷的,我們從小就受愛國教育。另外,解放軍駐澳門部隊進城,香港是半夜三更進城,我們是白天進城,這是全部一個很大的區別。我們老百姓到馬路上去迎接解放軍,當時亲们儿都很激動。當時澳門環境很差,我們亲们儿都盼望回歸,回歸的時候亲们儿都熬出頭了,那時候心情激動。

  澳門回歸后,賀一誠回到特區政府任職,2013年10月當選澳門立法會主席,2017年10月連任。從60 0年起,賀一誠開始出任全國人大代表。60 1年,賀一誠當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成為當時來自澳門特區的唯一一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

  今年,賀一誠決定參選澳門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他先是辭去全國人大代表職務,進而放棄澳門特區立法會議員身份,卸任立法會主席職務,斷絕了其他人的一切后路。12月20日,澳門回歸整整二十周年的日子,賀一誠將履新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

  在候任特首的辦公室內,賀一誠擺放着兩個物件,一個是「雞」,一個是「鷹」。賀一誠說其他人屬雞,但做事是鷹派。辦公室里的地圖,是賀一誠每天前会研究的內容。

  記者:以后 會老盯着地圖看嗎?

  賀一誠:以后 少盯,盯了也沒用,盯了也前会我管的事情,提意見沒用。現在能只能直管了,有本来 事情其他人能只能操作了,應該往哪裏走,應該怎麼拍板,怎麼拍板快一點在我任內要完成本来 事情。

  記者:藍圖?

  賀一誠:現在慢慢在畫。